一个在北极,一个在赤道,冰火两重的羽球赛事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0-02 21:51

一个在北极,一个在赤道,冰火两重的羽球赛事

2018-10-02 20:30来源:互联网+体育NBA/赛事/羽毛球

原标题:一个在北极,一个在赤道,冰火两重的羽球赛事

互联网+体育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留言

作者 | 金立刚

纪胖说

中国羽毛球俱乐部超级联赛从创办走到现在,始终不温不火。而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羽毛球民间赛事的日渐火热。冰火两重的羽毛球世界里,暗藏哪些玄机?

雅加达亚运会羽毛球比赛共设立7枚金牌,中国队最终拿下混双、男团、女双3金,金牌数位列第一。这一成绩和往届亚运会相比,差强人意。男单表现平平,女单持续低迷,在唯成绩论的国家层面,乒羽中心百口难辩。在另一个战场,由乒羽中心指导的中国羽毛球超级联赛(以下简称“羽超联赛”)同样不容乐观。

羽超联赛作为国内最高级别的羽毛球专业赛事,自1999年创办以来,始终不温不火。上座率不高、球员转会制度形同虚设、找不到赞助商被迫“裸奔”等一系列问题制约了羽超联赛前进的脚步。

而在另一个场地,民间羽毛球业余赛事,却在各个角落如火如荼地进行,这与羽超联赛形成鲜明对比。羽超联赛和业余赛事,一个在北极,一个在赤道,殊途的命运还在继续……

羽超遇冷

中国是世界羽毛球运动的第一强国,竞技水平高,参与人数广,羽毛球人口超过2.5亿,室内场地打球人数达5000万。庞大的人口基础,为国内羽毛球赛事商业价值的开发,提供了良好土壤。

羽超联赛举办初衷是为了促进羽毛球事业可持续发展。然而,时至今日,已走过19个年头的羽超职业联赛并不“职业”,离真正的市场化还很遥远。

从近几届羽超联赛效果来看,羽超水平国际一流,林丹、李宗伟等众多羽坛名将的加入,保证了赛事的高竞技水平。即便如此,羽超联赛远没有发挥出真正的品牌价值,门可罗雀的比赛现场让俱乐部百般无奈。有些羽超联赛主场区为了吸引观众观看比赛,甚至不惜免费赠票,但观众根本不买账。

没有上座率,就没有稳定的赞助商。改规则、调赛程,甚至一度引入业余球员成了羽超改革路上的无奈之举。9年来,羽超联赛不断在努力尝试调整,几乎每个赛季,联赛委员会都会调整赛制,朝令夕改的尝试收效甚微,职业化道路变得愈加狭窄。

观众不买账是摆在羽超面前的第一道门槛。职业体育的形成离不开市场基础,需要观众的支持,没有观众支持,羽超联赛形同虚设。

羽毛球比赛的对抗性和时空性很小,比赛精彩性不及NBA、中超等赛事,对观众吸引力不高。另外,一场比赛下来至少需要2个小时,考验观众的耐心。在赛事安排上,如果羽超联赛与世界杯、苏迪曼杯以及亚运会、全运会等各种国内外大型赛事相冲突,羽超会无条件为这些赛事让路,这种插空举办的联赛,无法让观众产生连续性依赖。

被赋予职业联赛外壳的羽超联赛,却少了职业联赛的内核。笔者认为,职业联赛离不开独立的运营模式、球员归属、有效的电视转播、良性的赞助商、固定的比赛和群众基础。

以乒超为例,球员归属权、赛制、转会和薪资都很明晰,运动员同俱乐部签约,形成长期稳定的劳资关系,国家队没有随意征调运动员的权利。

反观羽超,像林丹、谌龙等联赛球员归属国家队管辖,其他选手也归地方羽协,没有人事调配权的俱乐部,缺乏职业化市场运作。

因为姚明,让我们爱上了NBA;因为李娜,我们开始关注职业网球联赛。任何职业化赛事都离不开它的精彩性,赛事的精彩程度是吸引观众观看比赛的最好动力。

羽超不缺林丹、陶菲克这样的大牌明星,但纵观历届羽超联赛,不难发现,名将缺阵、上座率低,使得联赛关注度每况愈下。另一方面,作为羽超另一根救命稻草,大牌外援同样没能为羽超带来人气,超高的出场费不得不让资金匮乏的俱乐部节省预算,这就出现了人气外援只打主场,不打客场的现状,导致很多俱乐部在客场比赛出现“空场”情况。

羽超联赛的商业化运作,难以满足观众的消费需求。互动环节和商业娱乐元素的缺失让比赛现场气氛单调,这也是导致羽超联赛上座率不高的原因之一。

业余赛事如火如荼

与羽超遇冷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民间业余羽毛球市场一片火热,而且热度还在继续。近年来,参与人数成倍增长,场馆遍地开花,民间羽毛球赛事及交流活动频繁多样。

据权威机构调研,羽毛球作为仅次于跑步的第二大运动,在国内参与人数接近2.5亿。而在室内场馆打球并且球拍不错的,大概有5000万人,平均一周至少打一次羽毛球的约为2000万人。

以北京为例,北京现有500万左右羽毛球人口,其中约100万人经常打球。充足的羽毛球人口储备,奠定了业余赛事火爆的基础。另外,参与群众不分年龄,不分性别,不分地域,小到几岁,大到花甲,都可参与进来,这一点恰恰是羽超不具备的。

国务院46号文件把全民健身上升为国家战略,羽毛球业余赛事作为全民健身的良好突破口,已经和文化、体育产业、健康、医疗息息相关。举例说明:

从医疗角度出发,羽毛球运动,直接影响参与者的身体健康,打球可以增强身体素质,经常打球者,去医院的几率明显减少;

从教育出发,羽毛球作为体育项目的一种,通过学习,可以培养青少年的优良品格,包括毅力、忍耐力、爆发力、团队合作能力和不服输的精神,即便在高校,羽毛球也是大学生们报名最踊跃的一项体育运动。体育和教育有着深远的关系。

当前,民间羽毛球赛事举办形式多种多样,主办方多来自政府、品牌企业、行业及各大运营商。

政府举办赛事的目的是为了推广全民健身,引导全民参与,政府无需拉赞助,有专门用于全民健身的专项经费。

在一些科技园区、创业园区,羽毛球比赛已经成为园区文化一个重要的比赛之一。

品牌赞助商也为羽毛球业余赛事添了一把火,像尤尼克斯、李宁、红牛等知名企业,为了促进品牌产品销售,通常会组织各种羽毛球比赛,诸如红牛羽林争霸等业余赛事,借此来提升品牌影响力和美誉度。汽车品牌,如丰田4S店,通过羽毛球这根纽带,组织一场场丰田车主羽毛球联谊赛,增大用户黏性,挖掘潜在用户。

红牛羽林争霸

不光是汽车品牌,联通移动等运营商也会通过举办一场场羽毛球企业联谊赛,来服务VIP客户,包括个人客户和企业客户,借助羽毛球比赛做好企业公关。

社交也是羽毛球业余赛事居高不下的催化剂。一位行业专家告诉笔者,不论教育系统,还是各个协会,比如名校校友联合赛、律师协会,把这些人组织到一起,既能锻炼身体,又能结识志同道合的人。另外,他们都有社交需求,通过打业余赛事,能够收获比赛以外的友谊,这种友谊也为他们各自的事业助力。

业余赛事如火如荼,好的赛事会吸引赞助商的支持。很多赛事承办方通常会选择与俱乐部合作,使用俱乐部场地来销售赞助商产品,并在比赛间隙中设计出帮助赞助商销售推广产品的环节,实现产品转化率。俱乐部也能从一场比赛中收获不错的人气。

不过,看似形势喜人的羽毛球业余赛事,也存在着一些问题。

一把万能钥匙

民间羽毛球赛事参与门槛不高,这恰恰是优势;然而,参赛选手年龄不一,选手竞技水平参差不齐,这又变成了羽毛球赛事的绊脚石,间接造成了业余选手参与率逐年递减。

目前,很多业余赛事按照选手年龄来划分,看起来很科学。不过,单纯的年龄划分,对于选手来讲依然缺少公平性。2017年几大“业余”赛事中,体校选手、体院羽毛球专业选手和经过专业训练的“伪业余”选手的比例接近所有参赛选手的30%。按照传统比赛规则,首轮淘汰一半选手,真正到了半决赛,纯业余选手寥寥无几,这也违背了比赛初衷,换句话说,这种不公正让富有激情的业余选手们望而兴叹。

对此,笔者采访了国家级羽毛球裁判员、甜区体育创始人蔡国林总经理。这位深耕羽毛球业余赛事20余年的匠人给出了不错的思路。在他举办的几百次民间羽毛球赛事中,针对“伪业余”问题,他研究出一套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按照选手年龄和实际水平,推出“羽众”分级赛。

“设立分级赛的目的就是让同一年龄段的羽毛球业余爱好者和水平相近的选手一起打比赛,”蔡国林说,“当参与人群实力相当,大家在一个公平的环境下打比赛,不仅能调动选手的参与热情,也能推动分级赛赛事IP。”

羽毛球最大的优势在于全民参与,而只有业余联赛可以更高地调动起市场的积极性,这也是创立“羽众”分级赛的初衷。

笔者了解到,分级赛按照年龄段、实力段由简到难,分为“风、林、火、山”四个级别,选手需要按照实际竞技水平参与对应级别的赛事,使羽毛球爱好者们快速找到与自己水平相近的对手,让参赛选手收获更加完美的线下打球体验,得到相应的成绩回报。

在分级赛中,青少年组从9岁到17岁,分为7个年龄段,成人组从20岁到60岁,分为5个年龄段。在同一年龄段,又分成竞技和娱乐。娱乐组针对水平一般的选手,不设很高的奖品;竞技组针对实力强的选手,奖品丰厚。

选手们水平相当,自然愿意参加比赛,参与人数越多,商业价值越高,赞助商越愿意支持赛事,这是业余比赛商业价值的一个体现。在分级赛中,中间也会穿插一些游戏和活动,目的是让不参加比赛的人也能来观看比赛,加上网络赛事直播元素,受关注度越来越高。

在赛事运营方面,蔡国林告诉笔者,羽众分级赛主要分成两类人群,一类面向大众,一类面向特定人群。

大众赛事对人的身份没有要求,按照报名的年龄,分成两个水平档次。大众比赛可以和体育部门、政府部门合作,全民健身作为政府的一项政绩,他们会全力支持,有了政府的参与,赞助商也会积极参加,运动员就会得到一定实惠,参与热情也跟着高涨起来。

拉赞助是业余赛事能否顺利进行的前提。以甜区体育为例,今年和李宁品牌合作,李宁作为甜区所有赛事的赞助商,赞助用球及赛事奖品。甜区反过来帮助李宁产品进行比赛现场的品牌推广,并在赛场设立一块专门的场地,为李宁新品进行试打,通过试打会,把好的产品展示给大家,直接拉动运动员购买。

特定人群赛事,主要包括行业赛事,诸如律师协会、EMBA总裁班等更倾向于社交的赛事活动,为参赛选手提供良好的社交平台是举办业余赛事的目的。从设计上,赛事应偏重于比赛交流,包括晚宴设计,参赛选手在球场上是对手,场外变成朋友或者生意伙伴,粘性会更强。

蔡国林告诉笔者,真正的全民健身不仅是高手之间的角逐,还有每个参与者位置的科学建立。如果能把业余积分体系建立起来,参赛人数自然增多,人才梯队也就慢慢建立起来。有了人才梯队,按照科学的积分标准,从初级到中级,从业余到专业,再从专业到国家级,不论是业余赛事,还是羽超联赛,有了造血功能,也就有了关注度和参与度。

谈到羽超联赛,他认为,羽超现存的问题有很多,但是一项真正的体育运动,价值在顶层。依靠业余赛事间接推动羽超联赛,把职业和业余通道打通,最后形成一个生态整体,这些才是顶层设计者们真正需要思考的事情。

中国现在有羽超、羽甲,为什么不能做一个羽乙呢?当业余高手参与进来,也就意味着业余和专业整合起来了。这一点,可以效仿丹麦的羽毛球赛制,共分六级:精英级、准精英级、A级、B级、C级和D级。经过各个级别联赛的筛选后收获红利,找出最优秀的羽毛球选手。当业余赛事做好了,对羽超的帮助无疑是巨大的,因为这部分人群会去现场观看比赛。

— END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