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图110岁了 金庸钱钟书都曾是馆员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12-04 09:40

清末南图最早前身“江南图书馆”

民国南图第二源头“国立中央图书馆”

现在位于大行宫的南图新馆本组图片由南图提供

供读者休息阅读的开放空间宽敞明亮

五楼南侧刚建成的和畅文苑

四楼国学馆内的“十德堂”

8万平方米的建筑,储藏着1000多万册书籍,日均接待读者7000人次……你知道吗?一直默默陪伴读书人的南京图书馆已经110周岁了。12月1日,南京图书馆将举办建馆110周年庆典活动。当天,“和畅文苑”“国学馆”“多媒体欣赏室”“馆史馆”等4个馆中馆也将正式对外开放。

记者了解到,南京图书馆的前身是清末的江南图书馆和民国时期的国立中央图书馆。金庸、郑振铎、钱钟书都曾是“南图馆员”。

金庸、郑振铎、钱钟书都曾是馆员

长江路文化一条街上,南京图书馆是读书人最爱去的地方。

你知道吗?南图今年已经110周岁了。“1907年,两江总督端方上书清廷奏请创办江南图书馆,是为南京图书馆最早前身。”南京图书馆馆长、南京大学教授徐小跃说,1907年,两江总督端方聘请缪荃孙为主办,以东晋名将陶侃遗教“大禹圣者,乃惜寸阴”为办馆宗旨,在惜阴书院旧址上创办了江南图书馆。“惜阴书院”旧址在龙蟠里9号,主体建筑陶风楼,成为今天南京图书馆继承先辈遗风的重要标识。

1933年,南京国民政府创办国立中央图书馆,是为南京图书馆第二源头。抗战期间,为避战火,国立中央图书馆被迫西迁,蒋复璁与爱国学者合作,带领图书馆人冒着生命危险,在敌占区收集了大量古籍文献,将其中价值重大的部分典籍编辑整理,出版了《玄览堂丛书》。

1954年,文化部正式命名南京图书馆,合二为一,成为我国唯一以省会城市命名的省级公共图书馆。

“南京图书馆的馆址,从龙蟠里和成贤街,现在到了大行宫。”南京图书馆相关专家介绍,在110年里,图书馆出了很多优秀馆员,金庸、郑振铎、钱钟书都曾在馆工作过。1949年初,钱钟书、郑振铎都是国立中央图书馆英文馆刊《书林季刊》编辑,当时已是大学者的两人,工资仅在馆长蒋复璁之下。蒋复璁的薪水是640元,而钱钟书、郑振铎的薪水都是530元。大名鼎鼎的武侠小说大师金庸,也曾是国立中央图书馆的职员,“不过,他的级别可比钱钟书低多了。”

创新服务,“私人定制”惠及更多读者

去南图,找个位子坐下,就能享受一整天的书香。

“图书馆是一个与文化相连的圣地,文化一定要做到以文惠民、以文利民、以文化人。”近几年,为了给读者提供更多的福利,南图可谓下足了功夫。让徐小跃最得意的是,做了一件几代图书馆人想做但不敢做也不愿做的事情。由于藏书结构的原因,此前图书馆只能提供读者借阅两年内购入图书的服务。徐小跃下定决心对藏书和借阅进行结构性调整。如今,南图可为读者提供近6年的书籍,明年还将能满足读者借阅8年以内的图书。

能借到的书更多了,喜欢哪本书,还能享受“私人定制”借阅服务。南图去年推出了“惠风书堂”,实现“你选书我买单”,受到广大读者的欢迎。徐小跃笑称:“这是我们干的一件大事。”一年多来,该项目已经占到图书馆购书和借阅量的“半壁江山”。徐小跃告诉记者记者,这件事虽然不是首创,但从社会效益、社会影响和读者参与度看,一定是全国第一。

4个馆中馆明起正式开放

为了给读者更多元化的阅读体验,12月1日,延伸改造后的国学馆、新建成的馆史馆、个性化阅读空间和畅文苑以及多媒体欣赏室将正式对外开放。11月29日下午,记者记者前往探访时,五楼南侧刚建成的和畅文苑已经吸引了不少读者前来体验。馆内设有自修、创意、朗读、研讨、体验和培训等区域,装修风格温馨舒适。看书累了,还能听听音乐、玩玩裸眼3D互动游戏,或是去朗读室里放声朗读。

完成延伸改造的国学馆空间更大了,四楼环形空间被打通,改造后面积近7000平方米,国学类藏书约30万册,是全国最大的国学典籍藏阅基地。除了原有的惜阴堂和玄览堂,国学馆还新建了传统文化弘扬场所“十德堂”,分别以仁、义、礼、智、信、孝、悌、忠、廉、耻命名。十个房间装修风格各具特色,整体外观古色古香,内部陈设的桌椅也独具特色。

对于新落成的国学馆,徐小跃钟爱有加,他告诉记者记者,“十德堂”今后将举办国学培训、书画古琴和高级人才培养讲座等活动,成为弘扬国学的重要阵地,这在全国公共图书馆中首屈一指。

年增二三十万册图书,快装不下了

南图是中国第三大图书馆,目前拥有纸质书籍1200多万册,其中,古籍160万册、民国文献70万册;馆藏中不乏唐代写本,辽代写经,宋、元、明、清历代写印珍本,有524种入选《国家珍贵古籍名录》。庞大的藏书量让徐小跃自豪,不过,这也让他担忧。再过3年,南图就装不下那么多书了,他呼吁建立战略储备书库。

“建立战略储备书库是很有必要的,中国国家图书馆、上海图书馆都正在建立战略储备书库。”徐小跃说,南图每年的纸质书籍以二三十万的增量递增,还有大量报纸、期刊杂志等,这些都是图书馆的“财富”。照这样的速度,位于大行宫的南图新馆库房、成贤街的老馆,很快就“超负荷”了。

“建立战略储备书库,可以解决书籍不够放的问题。我们迫切需要一个战略储备书库。”徐小跃说。

图书馆

是“不断生长的有机体”

需要时时创新

记者:南图110岁了,作为南图“掌门人”,对未来发展有哪些新想法?

徐小跃:图书馆首先要考虑好两个功能,一个是藏书,一个是用书,叫“藏用并重”。有时候阅读需要引导,图书馆就是要进好书、进值得藏的书。还有一个方面,南图未来的发展要合目的性和规律性。图书馆是一个不断生长的有机体,需要时时创新。比如说我们之前为什么要建24小时图书馆,也是根据人们的需求来的。

记者:您既是一名老师,也是图书馆馆长,读书对您意味着什么?

徐小跃:读书是为了增长知识、开启智慧、净化心性、变化气质、成就道德、成长生命,通过读书使人变得更好,这才叫真读书。总而言之,读书是为了让你变成一个更好的人。南图最重要的作用,是要对江苏文化氛围、世道人心的塑造起到作用。

记者:南图在全省乃至全国图书馆事业发展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今后,南图将如何发挥好带头作用?

徐小跃:我们是省图书馆,要做好龙头馆的作用,通过图书馆学会和两个工程,对全省的图书馆进行辐射指导。两个工程分别是文化共享工程、中华古籍保护工程,特别是前一个工程,我们的服务流动站已经达到了60家,我们提供书和电脑,在省检察院、禄口机场等地都有流动站点。

记者:南图前身是国立中央图书馆,南图在两岸的交流中扮演怎样的角色?

徐小跃:南图和现设于台北的汉学研究中心同根同源,我们跟台北的汉学研究中心连续举办了四届海峡两岸“玄览论坛”。这个论坛已经成为沟通海峡两岸文化,特别是图书馆建设方面的一个标志性会议。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