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习“工作内容和时长令人崩溃”!山东聊城大学生被要求去康佳打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23 17:38

“被学校强迫实习了一个星期,不止一次有了想死的念头”。

在微博上,山东聊城大学学生写下一封“救助信”。这位学生说,学校要求数百名大三同学,寒假期间到昆山康佳电子有限公司、苏州佳世达科技有限公司实习。

名义上是实习,实际上则是通过与劳务中介签协议,把学生“卖”给工厂流水线当工人。劳动强度大,工资待遇低,不少学生质疑学校将实习课程变为捞钱项目。校园实习为何变了味?还有多少学生“被实习”?

学生1:“现在是北京时间晚上9点52,我们刚刚下班,地点是昆山康佳电子有限公司”

山东聊城大学2015级安全工程专业的一位学生,在一天的“实习”结束之后,录了一段视频放在网上。

学生1:我们学校老师以寒假实习的名义,把我们强制卖到这里来做寒假工。本来在学校说的是一天干8到10小时,但是到这后我们大部分时间一天要干13个小时。

一位学生发来的视频里显示,夜晚,不少学生模样的工人头戴工作帽,身穿浅色工服,他们在流水线上躺着一排黑色平板电视“上螺丝”。

该专业另一位学生在微博上求助说,“如果我不在人世了,请聊城大学给我说法!”,他说:在期末考试前几天,实习负责人张春雷老师开了动员大会,“会上一个劲地吹嘘公司的好,并向大家作出承诺:一天工作不超过八小时,没有夜班,最晚下班时间不超过晚上八点,加班工资翻倍”。但到了才发现,“工作内容和时长令人崩溃”,就是在流水线上安装电视零件。

一位女生告诉中国之声记者,安全工程专业共有100多人来到这里,1月12号,他们从聊城到苏州之后,被拉到了昆山康佳工厂里上班。有的学生手上起了水泡,五个指头都磨破了。

学生2:工作时间是早晨7点40到晚上11点,我们都很不愿意。很多发烧感冒,因为承受不了这么大强度,一直不停干不停干,我手上就是起泡了,就是零件的磨损。

聊城大学安全工程专业一位学生在昆山康佳电子有限公司实习后展示双手

聊城大学是山东省属重点综合性大学,除了安工专业之外,通信工程专业的约200名大三学生,也被要求到江苏实习,单位是苏州佳世达科技有限公司。一位学生说,学校本来向他们提供的寒假实习协议,甲方是顺达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工作时间是早晨八点到晚上八点,中间可以休息两个小时。19号凌晨,很多学生到了苏州才发现“甲方”变成了苏州佳世达,他们感觉被欺骗了。

学生3:我们大部分同学是凌晨3点到5点,这个时间到了车站。开始等公司的人来接。公司说是6:45到,后来又发短信让到苏州南站,到广场上等,冬天比较冷,等到大概快11点了,他们才来接我们,我们以为是顺达的人,结果就把我们送到了一个叫佳世达的公司。

除了公司名字不对,工作量也跟说好的不一样。佳世达公司方面的一位负责人说,上班有两种选择,白班是早晨八点到晚上八点,夜班是晚上八点到早晨八点,不能倒班。

佳世达:站在流水线,最普通的蓝领也体验一下。上班肯定是站着,12个小时,听清楚没有。分到什么岗位就是什么岗位,由领班或者组长给你分白班或者夜班,也就是说,一共是三十几天的时间,要么是白班,要么就是夜班。

实习期是从1月19日到2月24日,很多学生表示连续上夜班身体受不了,纷纷拒绝实习。但是学校的老师“软硬兼施”,说实习是一门必修课,不实习没法领毕业证;还暗示将来老板和导师都不愿要“受点罪”就发牢骚的学生。

 学生1:老师以不完成工作不发毕业证为由胁迫我们。

实际上,上述两家实习单位在网上一直在招聘流水线普工,条件是“初中文化以上”。很多学生认为,来这里实习跟他们本科所学专业关系不大。

记者:实习跟你们专业有没有关系?

 学生3:没有直接关系,但老师的解释是只有贴近了工人才能了解安全,但是我们这样工作起来,哪有时间去了解工人。

据公开资料,昆山康佳电子有限公司是是深圳康佳集团全资子公司;苏州佳世达科技有限公司,隶属于明基友达集团(BenQ),两家均为知名企业。多位学生告诉记者,当下是生产旺季,劳动力缺口大,远不止聊城大学一个学校大量派学生来干活。

学生3:我们走的时候刚去了一批呢,泰山某学院,河南的高职呢,一批一批的。

佳世达公司方面的一位负责人说,仅这几天就进了六千名学生。

佳世达:你自己也看到了,这几天进了多少学生,就这几天就进了六千学生。你们这一批人是顶了原来的老员工,离职之后上这个班的。

为何学校热衷于将大量学生送到工厂?聊城大学的学生向记者出示了一份苏州环宇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的登记表,这表明,这些学生并不是学校直接将学生以实习名义介绍到工厂,而是通过中介劳务公司。一般来说,中介劳务公司,每介绍一个工人进厂,都会获得一笔费用。

一位在昆山康佳工厂实习的学生说,他们的工资每人每小时13元,但厂里普工的工资是每小时17元。有学生认为,他就是来替别人打工的,干一个月也剩不下什么钱。

学生3:实习老师过来以后,就给我们发来一张纸,就是中介的纸。我们来回光路费就接近1000,还有吃,10元肯定不够,最后中介还扣取一部分钱,实习感觉像是替别人打工了。

聊城大学实习负责老师张春雷拒绝接受记者的采访。聊城大学宣传科秦科长否认了强制实习的说法,但是表示,确实存在实习过程中加班加点,学生承受不了的情况,学校也跟相关企业交涉,企业也承诺杜绝这个现象。学校已经派出教务处处长作为组长的工作组赴现场处理事务,相关专业的学生已经陆续从企业离开。

秦科长:确实,从理论上讲不应该出现这样损害学生权益的事情,无论是学校和企业都不应该出现,如果企业的问题,我们会做好进一步解决,如果是学校的问题,我们不回避,出现问题抓紧解决。

对于学校为何通过中介公司安排学生实习,学校是否从实习中获利等问题,秦科长说,了解情况后再回复。侵害学生权益,学校和企业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中国之声也将继续关注。

央广记者:吴喆华

来源:中国之声《新闻纵横》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